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资讯 > 正文

精神卫生法酝酿25年难产 特殊精神病人住院难

2020-08-10 06:02:24 来源:奇澄网
中广网北京9月1日消息(记者李谦 实习记者张若紫 夏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44分报道,精神病合并传染病,精神病医院不收,传染病医院也不收,一个特殊的患者让年近古稀的父母面临重重困境。我们的医疗资源究竟出现了怎样的缺失?整整酝酿了25年的《精神卫生法》迟迟不能出台,症结究竟在那儿?

“自残、吃、吃水银,用刀子往肾上扎,到宣武医院抢救、到307医院排毒。”这一连串听起来让人心里发颤的词汇并不是电影里的情节,而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近来的自残表现。

患者母亲:他给自己腰部捅了一刀,之后去找邻居去了,邻居就拨了120和110,警察派出所说要给送走。因为他自杀好几次,我们也是担惊受怕,就觉得这个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说话的老人已年近古稀,他们的儿子今年40岁,患精神分裂症20多年。因为近来儿子不断有自残行为,对家人和邻居也构成了威胁,两位饱受折磨的老人终于决定把儿子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住院前的一系列体检中儿子被查出了身患另外一种疾病——丙肝。

“丙型合并精神病患者”,老夫妇并没有意识到这一长串名字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在当地民警的协助下,半哄半骗的把儿子带到医院。没想到接下来医生的话让他们的心凉了半截。患者家长说:“医生说不能住院,他们只有病房,没有丙肝病房。丙肝精神病要到传染病医院。”

回龙观医院是北京一家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他们为什么不能收治丙肝精神病人呢?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这样解释:“精神病人合并传染病的情况本身是很特殊的情况。传染病本身专业性很强,精神病人专业性很强。精神科医生要他治传染病。传染病医生要他治精神病。有难度,绝对是有难度。”

杨院长介绍,目前北京只有回龙观医院和北郊医院有传染病合并精神病房,但他们只接收患有乙肝和的精神病患者。丙肝合并精神病患者没法接受住院治疗。

杨甫德:传染病院设置清洁区、污染区、半污染区是非常明确了。我们的医生都是精神科医生,我们现在还没有传染病医生,所以说严格意义上说,我们是超范围职业,我们很被动。医院硬件达不到要求,技术水平也不够。这一点精神病院目前的设置达不到。

记者在回龙观医院采访时看到,幽静的院落中一幢四层小楼被设立成了合并症住院楼,这里的工作人员习惯叫它“老楼”。2楼以上是病房,两部电梯在每层楼口都设有铁门,只有医生护士用锁才能打开进出。和医务人员、清洁人员的交谈中记者明显感觉到,这幢楼是这所特殊医院里的特殊地带。

住院处的医生介绍,这里的床位一直很紧张,乙肝和肺结核一共加起来才120张病床,他们一直都在加床收治。

那么,丙肝精神病患者是否能到传染性医院接受住院治疗呢?北京两家著名的传染病医院——京佑安医院和地坛医院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佑安医院:有乙肝住院没问题,如果他有精神病我们这儿是不收的,因为我们病房里弄不了,没有条件弄这个,不可能给他腾出一单间专人给他看着。

地坛医院:要是精神病的话我们院收不了,因为我们院没有精神科的,我们没有这样精神病人的病房,那您问问精神病院吧。

对于佑安医院、地坛医院作为传染病医院的难处,杨院长也表示理解。“不光是这两个传染病医院,所有的综合医院几乎差不多是这样。他们最大的理由就是精神病我完全不懂,我不知道怎么治。第二个是会对其他病人造成威胁;第三病人有意外了,跳楼了,怎么办。你看我们的窗子都是半推拉的,跳不出去啊,他们的没有这种设置。”

据了解,北京市卫生局去年开始在北京三级综合医院和传染病专科医院内开始开设精神心理科,但这一措施部分解决了精神病人患肢体疾病的看病问题,仍然没有涉及到传染病精神病患者的住院问题。除了丙肝精神病患者,其实每年还有很多艾滋病精神病患者处在无助的境地。

据了解,目前我国有重症精神病人1600万,但在他们当中有条件接受治疗的患者不到20%。而所谓治疗绝大多数也是以门诊看病为主,住院治疗受个人经济条件、社会医疗资源等方面的限制,人数极少,看护重任主要落到了患者的家庭上。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部《精神卫生法》却酝酿了25年之久,迟迟未能出台。

翻看精神病患者医治的相关资料,一组数字更是让我们感到了惊讶:我国的《精神卫生法》从1985年就开始起草,25年间10易其稿,直到去年6月才公布草案征求意见,但短时间内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难度还很大。

多次参与《精神卫生法》调研的国务院参事、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马力教授认为6大难点让这部法律难产:

马力:保障患者的合法权益、建立社区的康复体系、政府社会家庭三者共同承担责任的问题、心理和社会工作的规范、管理的体制的问题、财政保障机制建立的问题。而最大的问题就是精神病患者的权益保障问题。

除去这些问题,也有专家认为,《精神卫生法》迟迟未能出台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法律条文难制定,而是政府无法确保大量的投入来配套法律的实施。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家庭很难承担重症精神病人的看护重任,由失去控制的精神病人肇事引发的恶性案件近年来时有发生。有调查显示:精神病患者的肇事时有发生,因此,通过立法加大精神卫生投入,规范精神病人管理势在必行。马力教授呼吁:“《精神卫生法》不是一个简单的卫生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公共卫生问题。”

就在发稿前,经过记者的协调努力,北京市12320公共卫生热线终于帮助我们报道中的“丙肝合并精神病”患者解决了住院问题。但我们不禁要问,还有很多重症精神病患者仍然在医院的病房之外?他们的问题又有谁来帮助解决?什么时候能够解决呢?

编辑:商务部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奇澄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