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落入资金诱惑陷阱破产 谁来重组仍是迷雾

2020-03-26 01:57:10

  “太子奶破产了,株洲人尽皆知。”7月29日,株洲酷暑,偶有的士载着客人来到偏远且清冷的太子奶基地,650亩的厂区仿如一座中世纪城堡,成为株洲市西大门株洲大道上独特的风景。

  “这些来客主要是要债的、供货的,估计还有部分是记者吧。”出租车司机非常熟练地把太子奶近十多年来从创业、辉煌到没落总结式地介绍了一遍,“曾经是明星企业,这个故事株洲市民耳熟能详,当年进去找份工作都好难的,现在好多工人都还没有拿到工资呢。”

  7月23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太子奶集团)破产重整。

  此时的太子奶,落魄感在厂区内各个角落蔓延,中央区草坪上的杂草恣意地生长,已停工的第一分厂阴暗闷热,未完工的第四分厂一片狼藉。只有在第二分厂二楼,太子奶托管方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的办公区内,工作人员略显忙碌。“最近非常忙,你们都知道,经销商、债权人、企业员工都要应付。”株洲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对本报记者说。

  与此同时,被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选定的太子奶集团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开始着手调查了解太子奶集团的资产债务状况,株洲市政府也在紧锣密鼓地与战略投资方频繁接触。

  但据本报记者了解,直到目前,有关太子奶破产重组还没有明确的利益平衡方案,也没有确切的战略投资者拿出真金白银来拯救这个企业。

  逝去的太子奶集团

  即使门庭衰落,从一幢幢建筑风格优雅的厂房、停放在厂内大院里的员工接送大巴依然能感受太子奶集团昔日的辉煌与热闹。

  记者在厂内“红胜火”超市了解到,2007年,该厂区人最多的时候共有2000多人,而现在的总人数只有高峰时期的十分之一,以至这家厂区唯一的超市难以持续经营,超市内的货架开始拆卸,仅有不到一半的存货出售。“红胜火”超市或将撤出太子奶厂区。

  “2008年底到2009年,经常都有员工闹事,把外面那条进出货物的路都堵了,要求太子奶集团还工钱,后来还是株洲市政府出面,由高科奶业出钱还了一部分。”该超市店员说。

  不仅是“红胜火"超市,事实上,太子奶集团也早在今年2月11日被迫撤出了太子奶株洲总部。在二号工厂的二楼,巨幅王熙凤铜版像挂在宣传墙上,“讲话算数,奖罚分明,人财物权集于一身。”显然,凤姐的这套管家本领颇受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推崇。

  然旁边的太子奶集团办公室、会议厅、太子奶集团“十年成长史展厅”等房间大门紧闭,皆被高科奶业于2月11日贴上封条。据太子奶集团新闻发言人潘意向记者介绍,“我已经好几个月不涉及公司的这些事情,也很久没去公司上班了。”

  这家曾号称最大乳酸菌生产的企业多年来集人、财、物权于李途纯一身,1996年,李途纯创立太子牛奶厂,后逐步摸索出品牌与渠道经营之道。

  据太子奶经销商李先生介绍,“2005年前做太子奶渠道的人确实为太子奶的市场推广立下汗马功劳,当然那个时候公司品牌投入量大,给经销商返点也高,大部分经销商都挣了钱。”

  据李回忆,太子奶是当时少数采用分级经销商销售模式的企业,“很多其它企业都是采用总代理方式。”分级经销商销售的优点在于根据经销商销售规模分等级进行折扣和返点,刺激经销商开拓渠道,增加进货量,此法类似于直销。

  太子奶集团规定,每年年底一级经销商必须将该年销售额度的10%作为保证金一次性打到太子奶账户,太子奶为此支付高于或相当于银行存款的利息,此后每月进货前经销商必须结清货款,太子奶才予发货。

  此举对提升太子奶现金流起到了关键作用。太子奶的政策是“先打款后发货,卖不掉的货可退回厂家”。经销商除了可获得正常的经销利润和年底返利外,还可获得额外的高于银行的保证金利息。

  “2002年我当时签了不到100万元的合同,太子奶奖励一台货车,2003年我打的货款上了100万元,太子奶就奖励一辆桑塔纳2000。”李先生说。

  太子奶建立了一套前所未有的“零风险经营”模式,而该模式却为李途纯的牢狱之灾埋下隐患。

  据李先生回忆,很多经销商拼命多打款,多拿货。打款越多,利息越高,拿货越多,现金折扣也越高。没卖掉反正可以退回去。

  2006年,太子奶集团曾公布,其在全国30多个省市设立了100个销售分公司,分公司在销售地区发展经销商,3000多个一级经销商、10万多个二级批发商、400多万个终端零售商,直接参与太子奶多级营销的人员达400万人,已经建立起一支庞大的经销网络。 太子奶集团于2005年即对外宣称销售额达到15亿元,2007年创出30亿元的历史新高。而今年4月,有太子奶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太子奶史上最好的销售记录还没有超过17亿元。

  “这可能涉及退货的问题。”李先生认为,在2007年前,太子奶的终端消费是在增加的,退货比例不是很高,但2007年后,经销商不再在开拓市场上下功夫,而是四处寻找能打入货款的机会,而太子奶集团也利用了经销商越来越多的资金,进行经营性周转。“2007年,太子奶的入账确实很高,但退货比例也增高了,实际销售率在降低。”李说。

  资金诱惑的陷阱

  拥有大量现金流的太子奶集团信心急速膨胀。按照李途纯当年的规划,其规划发展的产业包括奶业和非奶业产业,并于2007年开始陆续布局商业、食品、旅游、服装、化妆品等产业。

  根据太子奶集团办公室宣传资料显示,李途纯控制的日出江南控股集团旗下拥有12家非奶业子公司,在太子奶集团的企业战略规划中,日出江南控股集团旗下各非奶业产业的未来5年计划清晰了然。从2007年2.2亿元的销售目标起,到2012年增量至17.3亿元。

  “5-10年,奶业、食品等发展30个分公司,预计控股11家上市公司。”年过五十的李途纯认为,实现企业1000亿元销售目标,打造世界500强,是个终极目标,“10年不行,20年!一代不行,两代!!!”

  因此,李途纯让年方二十出头的儿子李帅掌管红胜火商业、湘味食品、辣翻天等产业,让其前妻负责五仙山度假旅游开发项目,其现任妻子负责太子化妆品、太子童装和传媒业务,为培养下一代打根基。

  而李途纯的个人精力则倾注于太子奶集团的资本运作上。2006年开始,太子奶集团频频受到各路外来资本的青睐。2007年1月,太子奶集团从高盛、摩根等国外风投公司获得7300万美元的私募资金,并获得离岸公司30%的股权。2007年下半年,该公司又获得花旗银行等6家外资银行5亿元的低息贷款。

  李途纯与三家私募投资方还签了一份“对赌”协议:在收到7300万美元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投资方将降低股权比例;如完不成30%的业绩增长,太子奶集团创办人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

  此后太子奶进入“疯狂销售期”。据上述公开信息显示,太子奶集团最多的时候在全国发展了7000多家经销商,是2006年该公司公布经销商人数的2倍多,最多的经销商打款高达1200万元。

  此外,太子奶集团开始集约资金全国布局,欲打造8大基地,并于当年基本完成株洲、北京、湖北、成都四大基地的建设,华东昆山基地项目也进入实施阶段。按照建设规划,完成后太子奶集团的总产能达7000吨以上。

  而终端消费者不增反降,2007年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运输费用的上涨直接压缩奶业的利润。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奶业市场进入寒冬,太子奶的终端更是一落千丈。

  “2008年后,太子奶退货率很高,太子奶集团月结收入越来越少,生产浪费越来越明显,但要支付的利息还是很高,所以资金肯定周转不过来。”上述李先生认为。

  有接近太子奶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1月份结束后,太子奶集团没有按照承诺完成业绩同比增长30%,后海外三大投行曾一度按照合同拿走了李途纯的控股权,并欲将太子奶集团控股权出售给雀巢集团。

  “也可以说是个陷阱,如果业绩保持30%以上的增长,投资银行是稳赚的,如果不到30%,三大投行就相当于帮助跨国集团完成一宗奶业收购。”该人士说。

  不巧的是2008年中期开始,包括雀巢在内的跨国巨头都深感市况欲下,收缩扩张战略,拒绝了对太子奶集团的收购。“在李途纯的努力下,三大投行又将股权还给了他,并要求李途纯投入3000万元补给企业,并尽快启动第二轮融资,准备上市。”上述人士透露。

  2008年下半年开始,太子奶集团铤而走险!据李先生介绍,2008年中,太子奶集团曾宣称与共同分享企业成长成果,让参股投资新的生产基地,通过这种战略合作,经销商将不再是简单的经销商,而变成了太子奶集团的股东。

  2008年,太子奶集团规划许昌生产基地投资1亿元,太子奶集团控股51%,另外49%的股份由三大战略投资者共同持有;宁夏基地总投资2亿元,太子奶集团也是占51%的股权。太子奶集团曾对上述两个生产基地向经销商让出股权。

  与此同时,2008年8月,太子奶集团李途纯曾公开对媒体声称,全球十五大银行及财团已经完成对太子奶第二轮私募的调查,将再次注入的资金达1.5亿到2亿美元,促进太子奶快速扩张,从而推动其上市的进程。 由此,很多经销商对太子奶集团上市深信不疑,“当时觉得有机会入股很难得,且投入的资金是建生产基地,都是固定资产,没什么风险。”李先生说。

  陷阱一环扣一环。2008年底,第二轮融资并未实现,以花旗银行为代表的六大财团因自身危机提前向太子奶集团催款,并提高借款利息,太子奶集团坍塌。

  重组迷局

  2009年初,株洲市政府对太子奶集团出手相救,局面开始越来越复杂。拯救太子奶集团的主导权在李途纯与株洲市政府的代表企业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之间此消彼长。

  “其实就是谁来引入战略投资者的问题,如果由李途纯来引入,他基本上依然掌控企业,掌握控股权,但是高科奶业在托管太子奶期间为其投入的人力、财力和物力需要合理回报;若由高科奶业引进战略投资方,则李途纯将会失去太子奶集团控制权。”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今年6月中旬,株洲市政府消息称,株洲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李途纯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株洲市委宣传部通报说,警方初步查明,截至2009年12月,湖南太子奶集团在全国范围内面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或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3亿余元,其中绝大部分没有兑付。

  记者从上述知情人士了解到,截至目前,李途纯的儿子李帅、太子奶集团财务总监李颖、日出江南集团法定代表人李舒谦等9名人士都被抓过,但只有李途纯没有能够被保释。

  今年6月,在原太子奶集团工程部的四合院里办公近一年半的高科奶业移师二号厂房二楼办公。太子奶集团完全进入后李途纯时代。

  太子奶究竟欠多少债?记者联系此次负责太子奶破产重组的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凌云,马表示其调查团队刚刚进驻太子奶,尚未摸清太子奶集团的真实财务状况,同事正在通知债权人前来进行债权登记。之前有外界传出太子奶集团欠债高达30亿元,而李途纯自己宣称为21亿元。

  马凌云表示,破产重组首先是要清理资产,查明财务状况,然后征询债权人意见,解决债务偿还问题,最后引进战略投资方盘活存量资产。

  文迪波对记者表示,株洲市政府非常重视太子奶集团的重组,从未间断过为该公司寻找战略投资方,凭着“太子奶”品牌、充足的产能及其完善的渠道,很多投资方都有兴趣。

  今年年初,高科奶业宣布已经与北京商络财讯数据有限公司及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对方组成投资联盟对太子奶战略投入5亿元,高科奶业还曾宣称第一期资金及派驻的管理人员已经到位。

  然文迪波对记者表示,“要招商引资把太子奶做强做大,就必须首先完成破产重组,这是前提,否则,没有企业敢来接盘。”

  按株洲市政府的规划,破产重组启动后,首先是剥离太子奶的闲置资产,解决过剩债务,使太子奶能够迅速瘦身,即使其资产规模降为3亿-5亿元,负债不超过3亿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太子奶集团株洲、北京、湖北、成都、昆山五个基地土地总面积约3200亩,加上许昌、宁夏等小生产厂,总面积近4000亩,建成厂房约30万平方米。固定资产预算总成本15亿元左右。

  此外,同属于李途纯的日出江南控股集团与太子奶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太子奶集团与日出江南之间的业务关联度及财务关联度有多大,尚需清盘管理人定论。

  而7月14日,太子奶66681.65平方米的北京基地的土地和厂房以8000万元估价拍卖,但参与竞拍方未达到报名数量而被取消。

来源: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
集运系统 http://www.kjwlxt.com
推荐新闻
·苹果iPhone7躲不掉:雷军称小米5s金属壳必用天线带
·传解约案仲裁结果被推翻 陈楚生郁闷到失眠
·悦纳的海外兄弟 全新现代Solaris官图
·卓胜微IPO拟募集资金约12亿,6月18日正式挂牌上市
·残联发表声明希望航空公司赔偿王姬并道歉
·售7.58-7.98万元 海马S5 Young上市
·印尼婆罗摩火山持续喷发 吸引游客增加一成五
·佛山高明一楼盘才刚收楼 房屋就开裂漏水
·停发放固定利率房贷 或将上调利率水平
·售价48.80万元 捷豹XE新车型正式上市
排行榜
·太子奶落入资金诱惑陷阱破产 谁来重组仍是迷雾
·韶关19岁厨师眼看工资被赢走 叫上兄弟抢走2万
·这对中国实现强国之梦是一个重要选择,“上课的时候我带上了我的艾捷克
·大张伟上节目找妈妈,大闹厨房为哪般?
·近五年来我国运输航空百万小时重大事故率为0
·去年广东查获走私案2万宗
·驭胜车主俱乐部正式成立 大力挖掘“粉丝经济”
·比伯晒婚后生活怎么回事 比伯什么时候跟海莉在一起的
·有关部门正在按照中央要求开展工作,体察少数民族群众冷暖
·苹果iPhone X续航表现出色,充电速度尴尬
新闻图片
河南抓获2名非法加工生产瘦肉精重要犯罪嫌疑人
薛凯琪被指在家穿内裤到处走 嫩模A Lin力挺姐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站导航   |   网站留言   |   本站招聘